格调名仕馆

诗人遗留钢琴在森林深处

每当心情低落

便回到森林弹奏一番



古木参天 树叶掩密



徐徐清风 潺潺流水



钢琴 诗人

所存在





在网络上看了些资料

想请问大家

有人住在板桥且使用DIY数位天线的朋友

你家收讯的状况好吗?
我最爱吃的当然是维五月天演场会的朋友。白了头。集,

我是觉得核一、二、三都有点老旧了
跟核四来比
核四如果发电量能把1.2.3几个吃下来
就可以进行核一、二、三停止商转、只用核四
大家说好吗??

这样也没有违约金、安全上好像也比较好?

其 炸酱的做法,三、七 我的爸爸不是经理
我的爸爸是一个做水泥土的粗工
说话时总是会有很多的三字经
每次学校有什麽活动需要家长来学校时
我都会帮我爸爸找藉口让他没办法来学校参加活动
因为我怕让同学知道,我觉得有点丢脸
平常跟同学聊天时,我也不常提起我爸
我只是骗同学说他是经理很忙
所以有什麽活动他都没时间来
我也不喜欢同学到我家来
怕慌言被拆穿,所以每次同学也想来我家玩或是读书什麽的
我都会找很多的藉口打发他们
因为同学有些的爸爸是当警察、公务人员、还有主管的
那麽我的爸爸是粗工,说出去怎麽跟别人比
所以我同学从来就没来过我家,对我家一直感到很神秘
可是在他们眼中我家境应该不差
因为我要什麽有什麽
这些都是我爸用劳力换来的
我是单亲家庭,我爸对我很好
给我两份关心,两份玩具
因为他想拟补单亲家庭的不完美
所以一直以来都很努力的工作赚钱
只为了给我想要的东西,想维持这个家
只是我要的东西都很贵,有时后有可能我爸要用一个月的工资来换才够
因为我追流行要名牌,想买的衣服东西都是最贵的
后来有一次学校的教室要改建
刚好我爸就是改建的其中一位工人
那时候我爸接到这份工作时很高兴
因为他可以来学校看我
他也想给我一个惊喜,所以他没有跟我说要来我们学校工作
如果我知道的话,一定极力的反对
他也一直很想在运动会时来学校为我加油
只是我没给他机会
这次他可以借著教室改建来学校看看我
那天我跟平常一样背著书包就上学去
一到学校扫地,扫完地升旗,升完旗要上课了
事情也发生在第一节的下课
我跟几各同学下课后要去福利社
要去福利社时,一定会经过改建的教室
我边走边跟我同学聊天
后来我爸就突然很大声的叫我,一直叫我,因为他很高兴刚好也给我一个惊喜
这时候我同学就说你爸不是经理吗?
怎麽是水泥工人呢
我听完之后,有点不知道该说些什麽
也不知道该怎麽办,我就没理我爸走了
回到家之后,我爸就问我在学校叫我时,为什麽都不理他
于是我跟我爸说,因为我怕丢脸
我都跟同学说你是经理
可是你不是,你只是一个水泥工人,做粗工的
我去同学家,看到他爸爸是公司裡的主管
说起话来就是跟你不一样,有水准
你都是三字经,现在我同学都知道我爸不是经理了
是个粗工,你以后在学校看到我,都不用叫我
因为我也不会理
说完之后,我就回房间了
后来我爸在学校看到我时也真的都没叫我
这样也好,反而是我同学都会叫我去找我爸
只是我都说不用了
所以在这段改建的日子裡,如果我跟我爸在学校遇到面对面
就跟陌生人一样,没说话,没打招呼
我爸也因为我的话,很自责,看不起自己
在家裡也开始很少跟我说话,因为我也不想跟他说话
后来有一天,我跟我爸有点吵架
于是我就跑出去同学家住
我爸也心情不好出去喝酒
喝完酒之后,骑车回家出了意外被送到医院
后来医院就打电话给我,说我爸喝酒还骑车岀了车祸
身上有点擦伤,并无大碍
我听完之后就回那没很严重阿,我不去医院看他了
一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才刚挂,我同学就骂我
他说,那你爸耶
都受伤在医院了,怎麽不去看他呢
我回说,他只有擦伤又没怎样
我同学说,我们知道你一直很在意骗我们说你爸是经理这件事
可是就算你爸不是经理又怎样
他对你不好吗!
今天我爸是主管,但是并不是因为他是主管才是我爸
你懂吗!
我听完之后,才恍然大悟,走!
快跟我去医院,到医院之后
我开始很著急,很想说对不起
后来一进病房时,我不敢说话,我同学先开口,叫我爸伯父
我爸听完之后,就叫我帮他介绍
只是我都没有说话
我爸就跟我同学说
你好!我是岳宏的爸爸,我的工作是在公司当经理的
听完之后,我的眼泪开始一直掉
为什麽你知道吗。
你在他们心目中还是小孩....... 牌
可是也是他们努力的全部
当你跟你的家人要东西时, 在下现在还是学生,平常比较不在意穿著,虽然很多人说要注重礼貌,不过如果只是自己出门走走或是以前还要练球时都是随便一件衣服配上短裤然后穿夹脚托,如果变成冬天就变成牛仔裤再加上一件外套,返正就是自己觉得方便舒服就好。

因为我常常在公馆閒晃,有时候或经过有理髮 为杀剑之初,集境千军万马重重包围,玉辞心环顾四周,脸上,却不见仓皇神色,只见玉辞心单掌向天、另掌指地,一股寒流席捲,大地遍罩冰霜,风云为之凝结,就在烨世兵权、千叶传奇、弑道侯欲出招之际,至绝之式横扫,竟是兵甲武经废字卷!

无端连爆,巨石降下,一刀划破,金伞灵芝凭空落入萧瑟之手,一声挟带惊愕的疑问,引来葬仇人步步逼杀,深仇刻骨,长恨铭心,牵扯出 前两天再战红毛港.......近几天气稳定状况不错。前往的钓友都有不错钓况<>只是还是会有小傢伙来插花~~~千万记得让他回去快快长40" src="uploadfile/2014/0820/20140820102927596.jpg"   border="0" />
       
                       

  有学校在的地方,「是呀!是呀!我还以为她有什麽隐疾哪!原来是长得太豔光四射啊!」另一名女人言下之意似是讚美,可就是掩不住那一股儿酸味。 呵呵~

我又来放照片囉~

拍的丑丑请见谅啊 !!

边整理稿子,一边从脸书讯息上,看到跟我一起从小长大的朋友们,有人刚在维也纳发表完大提琴独奏会;有人从蒙古作完固沙志工正准备回到台湾;有人在北京,帮时尚杂志封面修李冰冰的第218张照片;还有人为了圆导演梦,泡下今天的第二碗泡麵,好节省一些开销来拍电影:那是一碗肉燥麵,有我们熟悉的蓝色包装、还有我们习惯的厨房的味道……。

Comments are closed.